【情感专栏】女友父母用20万彩礼钱,成功拆散了我们……

摘要: 情比金坚??

09-25 05:57 首页 北疆晨报

倾诉人:一舟(网名) 27岁 私企职员  

倾诉时间:9月17日

  




如果说婚姻是一座围城,那么期望走进这城的人,还是要比想逃离出城的人,要多得多。


27岁的一舟,比同龄人更期望拥有甜蜜爱情,早日走进围城,他有信心把众人口中的围城,打造成温馨的港湾,跟自己喜欢的女孩儿,一起享受婚姻的甜蜜。


只是,5年来,他经历了两段刻骨的爱情,却均以失败告终。


中秋节将近,一舟说起对婚姻的渴望,眼里有泪光:“病重的爷爷,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看到自己唯一的孙子带个孙媳妇回去。”





  01  单身情歌


我有工作,有房,有车。


在爱情路上,我却一路坎坷。


和老妈相依为命的我,比同龄人要成熟许多。


8年前那场车祸,带走了父亲,也拆散了我们幸福的三口之家。


19岁的我,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是妈妈单薄的靠山。


在阴霾里过了3年,我完全变了个人,不爱说不爱笑,也不爱跟人打交道。


老妈思念父亲,也心疼我,她怕我一直走不出来,忍着悲痛开导我。


后来,突然有一天,我就清醒了。


父亲走了,是不争的事实,我沉静在痛苦中,于事无补,还会把负面情绪带给老妈,让她也一直生活在痛苦之中。


走出家门,去找工作,22岁的我下定决心,要用自己的双手,给老妈和自己创造幸福生活,让去了另一个世界的父亲,能安息。


跑销售、做保安、四处打工,只要能找到的工作,再苦再脏我都干。


我要磨练自己的意志,给老妈撑起一片天。


5年过去,我干过的工作不计其数,也积累了一定经验,还开了一个小店,让老妈打发时间。


去年秋季,我到现在的私企应聘,这个有发展前景的企业,让我有了安心干下去的念头。


我想,只要努力,年轻的我,一定会一步一个脚印,走出充满希望的人生。


只是,在工作上一帆风顺的我,遇到感情,总是如履薄冰。


5年来,我经历了两段刻骨铭心的感情,最终却都因各种原因,不得不与女朋友分了手。


我是个保守的男人,不想把时间耗费在谈恋爱上,一旦对女孩子动了真情,我的主题就是直奔婚姻。


或许是缘分未到,我一次又一次,在情感面前,成了败寇。


难道,是老天有意在考验我?   


   02  昔日恋人


小莲(化名)是我5年前在石河子一家商场做销售时认识的女孩儿。


表面乖巧可人的莲莲,骨子里很好强,我们同做销售,她比男人还能吃苦。


喜欢小莲的独立,也喜欢她的倔强,相识三月,我们恋爱了。


我把小莲带回家时,我们恋爱已经半年。


老妈很喜欢小莲,让我好好对待她,还说谈上两年恋爱,我满24岁,就可以张罗结婚。


我也想早早结婚,让老妈重新感受到家庭的温暖。


家里只有我和老妈两个人的时候,到底是缺人气的。


平时下了班,小莲经常跟我一起回家,和老妈一起做饭吃,饭后我们出去逛逛,或是看电影或是玩游戏,等天黑透了,我再送她回家。


小莲迟迟不给父母引见我,我是觉得奇怪的。


小我两岁的小莲说,父母不让她太早恋爱,所以我们每次见面,她都跟二老说是朋友或是同事聚会。


我和小莲被他父母在广场发现的时候,我俩都没有一丝心理准备。


那是我们相恋一年多后的一个夏日傍晚。


我俩在广场喂鸽子,突然感觉身后站了人。


小莲和我一起回头,她张大了嘴巴,半天才叫出声,“爸妈,咋是你们,我们……” 


小莲的父亲黑着一张脸,母亲拉着她的手就往一边拽,“跟我们回家,走!”


吞吞吐吐叫了声“叔叔阿姨”,人家压根儿就没搭理我,小莲就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被拉走了。


第二天上班,小莲一脸沮丧。


午饭时间,她流着泪告诉我,父母坚决不同意她和我恋爱,理由是我的工作不稳定,没有经济基础不说,还有个残缺的家庭“这样谁都靠不住,以后咋生活”? 


我发誓我会对小莲好,会通过自己的努力给她创造想要的生活。


小莲相信,但是,她说父母盯得紧,以后晚上没机会再见面了。


小莲是一周后辞去商场工作的,她从此消失,手机号,也成了空号。


那场恋爱,谈得我心力憔悴,又心灰意冷。 


   03  再遇佳人


小莲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一年半,我才算是恢复了元气。


20014年岁末,我在石城一家公司做保安,偶然认识了小茜(化名)


小茜家在石河子,工作地点在沙湾县,她是一家公司的会计。


我和小茜属于闪恋,相识半个月,她就在我家留宿了。


可能是想儿媳妇想疯了,老妈很容易就喜欢上了小茜,到了周末就催促我去接小茜来家吃饭,她则鸡鸭鱼肉外加海鲜往家狂买好吃的。


小茜很懂事,在厨房给老妈打下手,吃完饭洗碗收拾一堆锅碗瓢盆,老妈看得喜上眉梢,直说我总算走了桃花运。


2015年春节,我带着厚礼到小茜家见家长,那一关过的我至今想起来都禁不住流汗。


小茜父亲一脸审视的表情, 加上小茜母亲警察般的盘问,紧张得我手足无措。


当二位老人问我,想娶他们的女儿,能不能准备20万元礼金时,我额头上的汗哗哗往下掉。


这是什么样的父母?


他们当女儿是商品吗?


那顿饭,我吃得没滋没味难以下咽,好不容易熬到可以离开小茜家的那一刻,我像逃兵一般,给她父母就打完招呼就往完逃。


送我出门的小茜解释,父母的传统观念和习俗,是从家乡带出来的:“在我们老家,嫁女儿要聘礼是天经地义的,只是没人要这么多,父母是想看看你的实力,怕我嫁过来受委屈。”


我对这样的准岳父母,真是有些恐惧的。


虽然老妈可以拿出这笔钱,但如果是用这种形式,不要说她不答应,我也不会答应。


我不想买媳妇。


再说,我们相识不过三个月,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说这些,为时尚早吧?


后来,我和小茜每次见面,她都会把父母的意见带给我,我们也经常为此争论不休。


小茜说我不答应条件就是不够爱她,我认为她听父母的话,是在出卖自己的感情,我们两人经常为此吵得不可开交。


不过,到了下一个周末,我还是会等在车站,期待一周没见的小茜,接她回家吃老妈准备的好吃的。


小茜曾说过要偷出户口本跟我领结婚证,我没答应。


在我看来,得不到父母祝福的婚姻,即便幸福也有缺憾,我希望等到她父母回心转意。


然而,我没想到,等到最后,等来的却是小茜对父母的妥协。


2016年岁末一个周五的傍晚,我在寒风中接到了从沙湾回来的小茜,她脸上僵硬的表情,隐隐透露出了我们分离的信息。


算了吧,我累了,我不能伤害父母,毕竟,他们养我这么大不容易。


小茜机械地说出这番话后,从我手里夺过她的包,流着泪说,我回家了,爸妈在等我回去吃饭,下周,你别来接我了。


那是我和小茜最后一次见面,小茜在留给我的邮件里,说父母给他张罗了一个有钱的主儿,在石河子有连锁店,在农场还有几百亩地,他们已经见过面,彼此映像都不错。


我没有回邮件祝她幸福,我知道没我的祝福,她也一定会拥有自己想要的幸福。


   04  守望爱情


大半年过去,两段情伤都已经是过去式,我的日子,过得平淡如水,工作倒是比较顺利。


只是,每到夜晚,我和老妈一个沙发这头一个沙发那头看电视,家里清冷的没有一丝生气时,我会有一些哀愁,心底亦会生出对爱情的无限向往。


老妈时常张罗着找人给我介绍对象,为了安抚她,我也会逐次赴约,给自己创造再恋爱的机会。


只是,当一个个女孩儿在见面之初,就问我家境问我收入问我房产证上写着谁的名字问我存款几何时,我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对她们提不起一丝兴趣了。


其实,我的条件算是不赖的,老妈早在房价还没飞涨前,就已经给我买好了房子,这些年一直在出租。


我给老妈开的小店,在石河子一家学校附近,生意很是红火,下班后或休息时间,我们母子俩儿一起打理店里的生意,日子过的也算小康。


只是,这些,我都不想说,也没必要说。


如果女孩子是真的喜欢我,想跟我有未来,我的就是她的,反之,这些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我一直相信一句话,就是如果你是因为图什么条件,和对方在一起,那么这段感情,一定不纯粹,这样的婚姻,也一定不会长久。


虽然对婚姻有着强烈的渴望,虽然我的家庭,还有重病的爷爷,都需要我早点成家,可是,我不会为了结婚而结婚。


如果没有一份纯粹的感情摆在我面前,我宁愿继续孤单,守望我想要的爱情,等那个对的人,和我携手余生。


但愿,这份爱情,不会太遥远。    



   编后语


27岁的一舟,对爱情的渴望,对婚姻的向往,和对母亲对爷爷的的责任心,无不诠释着他传统的思想观念和作为一个男人的优秀品质。


爱情不能用物质条件去换,婚姻也不能跟工作跟房子挂钩,一舟想要的,是一份纯粹的感情。


只是,在物欲横流的今天,很多人已经在爱情的翅膀上,涂满了金粉,甚至可以因为物质条件,忽视爱情原本的模样。


向往纯洁爱情的一舟,虽然在情感路上两次触礁,不过,他应该相信,只要自己努力追寻,总会有属于自己的一份真挚爱情,在不久的将来出现。


那个会和一舟携手余生的女孩儿,也一定在不远的前方,等待和他一起走进的婚姻殿堂。



情感专栏

《北疆晨报》“情感专栏”又与您如期见面啦!


每周六,本报微信公众号(beijiangchenbao)定时推送情感故事、心理讲堂、心灵解码或情感话题等栏目,欢迎微友们关注,并一如既往给予鼎力支持。


本报专栏记者,将不定期和大家进行线上线下互动,快来加入我们吧,参与就有惊喜哦!

情感咨询微信群:yanhuatang9910 

情感专线:18909936307

来源:北疆晨报 专栏记者  王丽芳

编辑:王丽芳 

ID:beijiangchenbao




首页 - 北疆晨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