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入门到入佳境,一位学术编辑的三个成长故事

摘要: 三种书,三个编辑故事 第一个故事:搞一个大的!第二个故事:捡来一个大的!第三个故事:策划一个大的!

12-11 17:45 首页 编辑邦

第一个故事:搞一个大的!

第一个故事,发生在我刚进入出版行业时,严格来说,是我刚刚大学毕业,开始工作时。我是学心理学的,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在心理学出版(尤其是心理学学术图书)领域一直是全国领先的,所以带教的老师一再跟我说,我们的编辑视野应当是全国的、甚至是全世界的。我想,既然这样,那我就找全世界最牛的心理学家联系试试看。当时,全世界范围,以心理学家名义获得过诺贝尔奖的,总共就一位。这相当于给了我一条捷径,不用作过多比较了。


然后,我就到网上找到他的邮件地址,给他写了一封邮件。


这位心理学家是相当有传奇色彩的。这个人对什么都有兴趣,但似乎什么都不是他的专业,在他职业生涯的65年时间里,研究过政治学、管理学、心理学、信息科学、应用数学、统计学、运筹学、经济学,除了“混出来的一个博士”外,还来者不拒地拿过另外8所大学的政治学、科学、法学、哲学、经济学博士。 


他拿到了计算机的最高奖图灵奖,心理学方面拿到了美国心理学会三个最高奖;他被称为“人工智能之父”、“决策理论之父”、“行为理论的先驱”;他还开发了世界上第一个表处理软件 AI、开发了世界上第一个棋牌游戏、世界上第一个语义网络软件、世界上第一个能够运行的人工智能软件。 62岁这年,他的管理学、社会学、心理学和信息学杂交出来的理论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他叫赫伯特·西蒙

1967年,钢铁大王卡内基办的学校卡内基技术学院与美国前财政部长梅隆办的一个戏剧学院(梅隆学院)决定合并,合并后的校长也是管理学院的教授觉得,西蒙的管理决策理论很有名,就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希望西蒙能够用“决策理论”决策一个不可能的任务:用三十年的时间,让这所名不见经传的大学成为世界一流名校。 他给的建议是:“你只搞计算机!”


今天和未来的世界,将会越来越记住西蒙的,不仅仅因为他无人望其项背的成就,更是由于他所引领的人工智能时代,才刚刚开始,只是西蒙的名气落后于他的时代而已。 


写完邮件后,我根本没指望他会回复!

    

但是,他回复了!

    

他回信告诉我说,他很多年前,有过一本《人类问题解决》的书,有些旧了,但自信并不过时,如果我们出版社有兴趣,可以翻译成中文出版。他还推荐两位中国的心理学家,说与他们相识,是可以信赖的翻译者。

    

然后,我找了其中的一位,北京大学心理系的王甦教授。王甦教授当时在心理学界,可谓泰山北斗级别的,我只读过他的教材,并不认识他。

    

接下来,王甦教授亲切接见了我。王老师建议我们先翻译出版《心理模块性》一书(放入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非常经典的“当代心理科学名著译丛”),然后,如果时间安排上可以,再找团队翻译《人类问题解决》。可惜的是,在出版完《心理模块性》后,王老师身体健康状况不允许,没能开始《人类问题解决》的翻译(在联系过程中,西蒙教授也得知王老师身体健康问题,加之这本书太厚了,他也不建议出版中文版)。

    

在这期间,王老师有次来华东师大,我代表出版社第一次接待大人物,很紧张。到学校里的秋林阁请他吃饭。为了表示尊敬,我点了4个菜,一个汤。结果,王老师吃得很少,一直跟我说话,主要内容是以前的艰苦,不可以浪费粮食。意思很明确啊,小彭你就多吃点,尽量别浪费。心理学家有很多种表达方式,让你欲罢不能。于是我吃得那个撑啊,感觉直到今天还没消化完。

     

这个故事是我编辑工作的起点,与东西方两位心理学大师联系在一起了。这事给了我极大的信心,觉得自己有做好编辑的潜质。其中的经验是要有勇气,通俗来说,要脸皮厚。

第二个故事:捡来一个大的!

2006年12月,我参加了中国心理学会发展心理学专业委员会和教育心理学专业委员会在广州大学联合举行的学术年会。这届会议的规格很高,心理学界重量级的几位专家如林崇德教授、李其维教授、董奇教授都亲自出席,并作为大会的开幕式和闭幕式的报告人。对于一位心理学的编辑来讲,这是极其难得的机会,可以在短短几天时间内,知悉这两个心理学最重要领域的前沿进展。


我至今还记得,林崇德教授在开幕式报告中,三次提到“最新版的《儿童心理学手册》”。讲到某个重要的问题时,林老师会说“最新版的《儿童心理学手册》中有了新的提法”或“最新版的《儿童心理学手册》是这样界定的”。林崇德教授是北京师范大学的资深教授,中国儿童心理学的标志性人物。从他的口中讲出来这样的话,可见《儿童心理学手册》的权威和工具性地位。


作为一名心理学图书编辑,我知道这样的话意味着什么。


我推掉了原定当晚的一个宴请,回到房间研究起这个“最新出版的《儿童心理学手册》”来。虽然学生时代我就接触过以前版本的英文《儿童心理学手册》,但作为一名策划编辑,想决定是不是要将这部学术手册翻译成中文,需要调查的信息还是不少的:


l 新版是什么时候出的?第几版?

l 哪家出版社?

l 主编是谁?

l 有多大篇幅?

l 更重要的是,这部手册到底有多重要?


前面的几个问题很快就查到了答案。《手册》是2006年第六版,由著名的WILEY出版社出版,由美国著名人类发展学家、斯坦福大学的William Damon教授和塔夫斯大学的Richard M. Lerner教授联合主编。


整个手册分四卷,大16开,每卷约1200面。这是个巨大的篇幅。老实说,看到这么大的篇幅时,对于翻译出版中文版,我当时是打退堂鼓的:谁来翻译?成本会有多高?定价?能印多少?


我没有轻易放弃。从网上找到了原版的前言。两位主编在《手册》开篇中的一段话,深深地打动了我:在有关人类发展的研究领域,《儿童心理学手册》起到了独特而重要的作用,其影响之大甚至连那些世界著名的学术手册也难以比拟。《儿童心理学手册》一直在为该领域几乎长达75年的发展研究继承着扮演指向标、组织者、百科全书等角色的传统,这段时间可以说涵盖了发展领域绝大部分的科学工作。


两位主编都是该领域久负盛名的教授,绝不会无中生有地妄言《手册》本身的作用。能够配得上这样一段评语的学术手册,至少心理学界绝无仅有。


我以一种如饥似渴的心态,仔细阅读了原版书的前言、目录,之前版本(第四版、第五版)的相关书评、前言、简介,一些著名心理学家对本书的推荐,美国心理学会官方网站上对本书的专门介绍,对整个《手册》自1931年第一版以来的发展脉络、内容特点有了大概的了解。

 

我觉得我拾获了宝贝。


当天晚上,我给版权部的同事,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提供了本书的版权信息,表达了我对引进出版这部《手册》的强烈意愿。我在邮件中将这本书的历史渊源和学术地位作了比较详细的表达,恨不得她当天就帮忙去落实版权。


因为这么一大套手册,出版社将会有一个很大的投入。想到版权部和我所在的部门无法承担这么大的责任,我专门给时任社长朱杰人教授写了一封长长的邮件。详细介绍了这部手册,并附上了大概的成本预算;拟定了我心目中的翻译队伍,图书未来的定价,估计可能平衡成本的销售数,以及特别重要的本书的社会效益。当时因为我负责的“当代中国心理科学名著译丛”进展得非常顺利,给社里带来了比较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领导也不只一次表示要寻找下一个学术增长点的愿望。我预计朱社长会同意我的计划。


版权部的同事工作效率相当高,第二天中午,给我打来电话,说这书版权在的,并且已经向WILEY北京公司申请调样书了,就等我下一步具体的报价。

 

我知道,接下来最大的挑战,就是落实一个高规格、高效率的译者队伍。我找到了华东师范大学心理系的李其维教授。


李其维教授是华东师范大学的终身教授,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儿童心理学家,国内皮亚杰研究的标志性人物,特别重要的是,他是“当代中国心理科学名著译丛”的总主持,也是我的老师。多年的合作经验告诉我,这事如果他愿意出面,基本就成了一半。


我也预估了他可能不愿接手的原因:“当代中国心理科学名著译丛”当时还在做,系里每年的学术任务很重,更重要的是,他心中一直就有个梦想——推出皮亚杰全集。

我当天晚上就去见李其维老师。他因为准备闭幕式报告,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我跟他说我注意到林老师在开幕式报告中提到新版的《儿童心理学手册》。他眼前一亮,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这书来。因为我事先有准备,基本上能听得明白,有时还能做一点补充。看得出来,他对这个手册有很深的感情。在他讲得比较尽兴时,我轻轻地问他:“如果华东师大出版社引进翻译这部手册,谁来主持这个事会比较合适。”他瞪大了眼睛,有点又惊又喜。略作思考之后,他分析了这事的难度:篇幅巨大、内容非常专业,要找到这么多合适的译者不容易,出版社可能会巨额亏损。


我很感动,一位老师能够如此体谅出版社。我跟他分析了“当代中国心理科学名著译丛”的成本与收益状况,告诉他出版这部手册可能的收支平衡点,当然也讲了我自己对手册的喜爱。总之,我觉得出版社可以做。


他说那好,可能需要与林崇德老师商量。临走时,他送我出门;我能感受到他对我本人、对出版社,以及对整个中国的儿童心理学界那种高度的责任心。


会议结束回到上海后,我做的第一件事是找朱杰人社长汇报此事。正像朱社长之前一贯的办事风格,他只问了我两个问题:“你去问问李其维,这书是最好的心理学著作吗?译者队伍有问题吗?”李老师给了朱社长肯定的回复,这事就转入具体的操办阶段了。


10天之后,他专程又去了一趟北京,这次他拉了北京师范大学时任常务副校长、著名的儿童心理学家董奇教授。他们决意联合组织翻译队伍,由林崇德、李其维、董奇任中文版总主持。

    

后面的结果,比想像中更美好:所有译者,均高质量按时完成翻译工作;图书获中国出版政府奖提名奖;销售近10000套。

第三个故事:策划一个大的!

我在出版社的前十年,最主要的一件工作是,完成《当代心理科学名著译丛》,共36种。可以说,这套翻译著作,是中国心理学发展史上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极大地促进了整个当代中国心理科学的发展。整个丛书,平均印数超过2.5万册,几乎囊括了过去30年间,西方最好的心理学学术专著,译者队伍也是几乎网罗了中国当代最好的心理学工作者阵容。

     

在译丛那篇著名的总序的结尾处,有这么一句话:

     

今日播种西方译丛,为的是来年收获中国的名著!

     

十多年间,这句话总是会时不时地从脑海中冒出来。

     

只为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

     

2012年春节前夕,北京订货会期间,我到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拜访资深心理家杨玉芳老师。她时任中国心理学会的理事长,在心理学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本来只是一次例行的节日拜访。但她桌上放着一份《中国科学院院刊》的校样,里面居然是一期心理学专刊。

     

专刊中,几乎每一篇文章的作者,都是相关领域的国内顶级专家。专刊涉及心理学主要领域,向读者概貌式地展示了心理学各个领域的进展与中国学者的贡献。

     

于是,这次拜访,变成了一次专访。我向杨老师集中请教了将这一专刊,变成一套“中国当代心理科学丛书”的必要性与可能性。

     

对此,杨老师是有兴趣的。以杨老师对中国心理学发展的热情与责任感,她不可能对这样一个设想无动于衷。

     

但是,很明显,因为她长期做科学研究,对于主编这样一套书,心里没底。

     

她没有马上答应来做这件事。

     

接下来,我花了一年的时间,用各种方式告诉杨老师,主编这样一套书是可行的。

     

2013年春节,同样是北京订货会,我再次到心理所拜会杨老师。不一样的是,这次我是陪着王焰社长一同去的。杨老师那边,也请到了时任心理所所长、中国心理学会秘书长傅小兰研究员,以及心理所其他三位重要人物。

     

瓜熟蒂落,收获的时节到了。

     

在后来的编委会会议上,杨老师亮出了她对丛书(第一次编委会上,正式确立为“当代中国心理科学文库”)的总体设想,其宗旨是:

     

《文库》应有别于普通教科书系列,着重反映当代心理科学的学科体系、方法论和发展趋势;反映近年来心理学基础研究领域的国际前沿和进展,以及应用研究领域的重要成果;反映和集成中国学者在不同领域所作的贡献。

     

回头看来,这一年时间里,杨老师也在考察我作为出版社代表的诚意。我所做的一切,并不是我在促使她做什么,而且让她觉得,我以及我背后的出版社,可以帮助她实现一个宏大的出版愿望。

     

在杨老师的推动下,中国心理学会破天荒设立了一个出版专业委员会,杨老师亲自任主任。杨老师召集了中国心理学界各领域的顶级学者,组成了文库的编委会和作者队伍。2015年,文库申报并入选国家十三五重点图书;获得 “上海出版资金项目”资助。2016年1月,文库第一本《人格研究》出版,至2017年9月,第一辑10种出齐。

    

每一本书,封面上都印上了“中国心理学会”的LOGO。中国心理学界,第一次集体以专著的形式向世界发声。

(本文转载自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微信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问题,请与小编联系,小编ID:bianjibang123)

开课啦!


请输入标题     bcdef

培训一:2017数字编辑考前冲刺班(网课+题库),随时随地学习,考试在即,冲刺一举成功!2017数字编辑考前冲刺班火热报名中点击蓝色字体查看详情)标题     bcdef

培训二:第2期出版机构微信号编辑培训班开始报名啦!快来听听第1期学员对讲师常晓武的真实评价

培训三:编辑职业生涯发展瓶颈突破与转型培训班,从个人转型带动更多编辑转型,常晓武亲授转型经验。


编辑邦,帮编辑,做好编辑(ID:bianjibangs)

动动你的小手关注置顶哦~


首页 - 编辑邦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