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才对、那样就错,听郝铭鉴主编解答为什么(三)

摘要: 编辑邦“编校课堂”继续为大家解决编校过程中的十万个为什么。

12-11 02:33 首页 编辑邦

编辑邦,帮编辑,做好编辑(ID:bianjibangs)

栏目:编校课堂

作者:郝铭鉴


编辑邦“编校课堂”继续开讲,为你解答编校工作中的十万个为什么。


“国事”和“国是”傻傻分不清楚?到底是“独脚戏”还是“独角戏”?看似简单的引号你真的会用吗?我们一起听听郝主编怎么说。


牟取暴利

谋取暴利


VS

小 编“牟取暴利”可以写成“谋取暴利”吗?

郝主编可以。但“谋取福利”不能写成“牟取福利”。“牟”和“谋”虽然都有设法获取的意思,但两者的感情色彩不同。

“牟”是指事字,下面是“牛”,上面的三角形,“象其声气从口出”,其本义为“牛鸣也”。这一意思后来写作“哞”。因“牟”可通“蛑”——蛑,音móu,食苗根的虫——故“牟”又引申指贪取、侵夺。

“谋”是形声字,从言,某声。其本义为咨询,指遇到难事,和人商量对策。《左传·襄公四年》:“咨亲为询,咨礼为度,咨事为诹,咨难为谋。”由此引申出思考、策划、商讨、营救等义项。

可见,“牟”是贬义词,“谋”是中性词。凡“牟取”者,皆可写成“谋取”,比如上述的“牟取暴利”;“谋取”只有用于贬义语境,才可写成“牟取”。“以权谋私”可以写成“以权牟私”,“依法谋利”却不能写成“依法牟利”,道理就在这里。

形容吹哨子的声音,该用哪一个字?

小 编形容吹哨子的声音,该用哪一个字?

郝主编作为拟声字,可能不止一个;但用得比较多的,还是?字。

记得有一个段子,老师让学生以“记一场足球比赛”为题,写一篇记叙文。一位同学写道:“?——,随着一声哨响,裁判员宣布:本场比赛0:0。”他用的便是“?”字。

可是,有人会问:字典中怎么查不到“?”字呢?确实如此。常见的工具书,甚至包括《辞海》,难觅“?”字的身影。只有在大型工具书中,比如《汉语大字典》《汉语大词典》,才能见到这个“?”字。它的读音为qū,释义为摹状哨声、口哨声、风声、虫声等。

这是因为,“?”字虽然来源于生活,富有很强的表现力,但诞生的历史并不长。工具书为求稳定,往往对这类字会抱观望的态度。何况,迄今为止,“?”字没有收进各类字表,特别是《通用规范汉字表》,其地位还没有得到权威认可,字典词典表现得矜持一点是情有可原的。然而,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毕竟不时会听到“??”声。长期把“?”字拒于门外,这是有失公允的。

我公司

我司


VS

小 编我公司能简称我司吗?

郝主编自从改革开放以后,经济政策放开,公司遍地开花。在社会交际中,把我公司称为我司的,确实大有人在。但我还是建议各位甘斟酌一下,再斟酌一下,不要随波逐流。

我不否认,不论从语文的经济性,还是从说话的节奏感,“我司”都要优于“我公司”。可语文还有更重要的原则:表达的清晰度。我们不能为了简洁和顺口,便置准确和明白于不顾。“公司”是一个法人单位,“司”是一级行政机关,一概自称“我司”,别人怎么判断你是企业家还是公务员呢?

如果“我公司”可以称为“我司”,推而之广,我想,“我集团”就可称为“我团”,哪怕听的人想到的是部队;“我工会”就可以称为“我会”,哪怕听的人想到的是某个学会或者协会……。省略本不是坏事,问题是,一字虽省而全句不明,岂不是有点得不偿伯吗?

国事

国是

VS

小编:“国事”与“国是”的区别在哪里?

郝主编:每到全国“两会”召开,总会谈起“国事”与“国是”。有人甚至认为“国是”是“国事”的误写。其实,这是两个不同的词。它们有三点区别。

第一,词义的指向不同。凡是国家层面的事务,无论大事小事,皆可称“国事”;“国是”则专指涉及根本利益的方针大计。这就是说,“国事”遵循“国是”,“国是”指导“国事”。“国事”可以具体处理,“国是”则只能商量、拟定,所以常说“共商国是”“共定国是”。

第二,结合的密度不同。“国事”有口语色彩,可以插入其他成分,如“国家大事”;“国是”来自古汉语,是结构紧密的文言词,不能随意拆开。

第三,适用的范围不同。“国事”可对内也可对外,既可说“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也可说“飞往欧洲三国,进行国事访问”;“国是”只能对内,两会委员可以“共商国是”,外国人不宜介入。

独脚戏

独角戏

VS

小编:“独脚戏”为什么用“脚”不用“角”?

郝主编:这和异形词有关。

在现代汉语中,人们常见的是“角色”一词,这个“角”字又衍生出主角、配角、生角、旦角、名角、丑角、扮角、捧角等一个词族。其实在古代,“角色”是称之为“脚色”的。

“脚色”原和演戏无关,其本义犹如今天的“履历”。宋代时你想做官,必须先提交脚色状,其中包括个人的姓名、年龄、出身、籍贯以及生活经历、三代名衔,甚至还包括有关犯罪记录。这在古籍中可以找到大量书证。为什么称“脚色”呢?和称履历似有相类之处。履义为鞋子,和走路有关,履历反映的是人走过的道路即人的经历;同样,脚也和走路有关,脚色即不同的人走过的人生道路。

由于脚、角同音,“脚色”有时也写为“角色”,两者逐渐成了一组异形词。《京本通俗小说?碾玉观音》中便有这样的用法:“写了他地理角色与来人,到临安府寻见他住处,问他邻舍,指道:‘这一家便是。’”此处的“角色”,正是义为履历的“脚色”。

“舞台小天地,天地大舞台”。戏曲是人生的缩影。戏曲中的人物各有各的经历,于是这些人物自然而然地成了“脚色”,扮演这些人物的演员随之也被称为“脚色”。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用字习惯。在“脚色”和“角色”这一组异形词中,后来更多的人选用的是“角色”,特别是上一世纪由于《申报》等媒体推波助澜,“角色”的影响越来越大,到今天几乎已是一统天下。

“独脚戏”是1920年后流行于江南地区的曲艺样式。刚兴起时,因为只有一个人表演,时人称之为“独脚戏”。这一名称在“角色”流行时已经定型,所以至今仍在沿用,保留了语言发展的历史痕。

说道

说到

VS

小编:冒号后面出现引语,冒号前面用“说道”还是“说到”?

郝主编:说道。且看下面这个例句——爷爷说道:“不经一番寒彻骨,哪有梅香扑鼻来?年轻人一定要有自觉的吃苦意识。”这里只能用“说道”,不能用“说到”。

“道”其实就是“说”。同样的意思,古今用字不同。古代的说称之为“曰”或者“云”,因此有“子曰诗云”这条成语;近代的说称之为“道”,早期白话小说中,不是“张三道”,就是“李四道”;现代则趋于口语化,称之为“说”,“能说会道”,“说三道四”,“说”和“道”是一回事。

“到”没有说的意思。“到”用在“说”的后面,表示的是提到、谈及的意思,如“说到曹操,曹操就到”,“说到‘卖萌’,老师重点解释了这个‘萌’字”。“说到”后面紧跟的是谈及的对象。也可表示说到什么地方或者说到什么时间,如“说到天边,借债还钱”,“说到5点,意犹未尽”。

正因为此,“说道”和“说到”在使用时有一个区别:“说道”的后面,可以用冒号,或其他标点断开;“说到”则必须和谈及的对象、地点、时间连在一起。

“萧郎”是指姓萧的情人?

小编:古诗词中的“萧郎”是姓“萧”的情人吗?

郝主编:不一定。

读古代的爱情诗,常会和“萧郎”不期而遇。如唐施肩吾《赠仙子》:“凤管鹤声来未足,懒眠秋月忆萧郎”;元稹《襄阳为卢窦纪事》:“依稀似觉双环动,潜被萧郎卸玉钗”。“萧郎”到底是何许人也?有文章解释说:指“姓萧的情人”。

其实,“萧郎”不是专指而是泛指。按照文艺理论家何其芳先生的“共名说”,凡是女子钟情的意中人,都可以称之为“萧郎”。据《全唐诗话》记载,最早用“萧郎”一词的,是唐代诗人崔郊。这里有一个故事:崔郊很欣赏姑姑家的一个婢女,后来这个婢女卖到了别人家里,崔郊日思夜想之余,写下了一首诗:“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滴罗巾。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这是“萧郎”第一次亮相。

那么,为什么是“萧郎”而不是“王郎”“李郎”呢?历来有种种说法,其中比较靠谱的,是和萧史有关。在《列仙传》一书中,萧史是一位吹箫高手,他能以箫作鸾凤之音。秦穆公的女儿弄玉也酷爱吹箫,秦穆公就把女儿嫁给萧史,并筑了一座凤台给他们居住。几年以后,萧史乘龙,弄玉乘凤,夫妻俩双双升天而去。“萧郎”由此成了传说中的理想郎君。

鲶鱼效应   

   鲇鱼效应

VS

小编:“nián鱼效应”的nián,用“鲶”还是用“鲇”?

郝主编:用“鲇”。

这是一种鱼的名称。徐珂《清稗类钞》中说:“鲇,俗称鲶鱼。”书中对这种鱼有相当详细的描述:“体圆长,头大尾扁,无鳞,多黏质,口曲而阔,两颚生细齿,有须,背苍黑色,腹白,长尺余。产于淡水。”

正因为有俗称,长期以来,“鲇鱼”和“鲶鱼”两种写法并行。“水煮鲇鱼”是川菜中的一道名菜,菜谱上往往写作“水煮鲶鱼”。“鲇鱼效应”是管理学中的一条重要原则,在报刊上出现时,往往也是“鲶鱼效应”。专家认为,“鲶鱼”和“鲇鱼”是一对全等异形词。

可现在的情况有了变化。在2013年6月由国务院正式发布的《通用规范汉字表》中,只收“鲇”字而没收“鲶”字。这就表明,在“鲶”和“鲇”的长期较量中,“鲇”字取得了规范汉字的资格。在“字表”发布以前,“鲶鱼”和“鲇鱼”两种写法难分轩轾;但在“字表”发布以后,我们理应以“鲇鱼”为规范词形。

引号中的引号

小编:双引号中有单引号,单引号中又有引号,该怎么用?

郝主编:首先要努力避免这种情况。引号的一用再用,很可能使关系显得复杂,增加理解的负担。但也有非用不可的时候。为了使引用的内容不致相互纠缠,处理的原则是:双引号中用单引号,单引号中再用双引号。

有人曾举过《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中的一个例子。赵惠文王和群臣商议:谁能出使秦国?宦官头目缪贤举荐说:“臣舍人蔺相如可使。”王问:“何以知之?”接下来便是缪贤说的一长段话:“臣尝有罪,窃计欲亡走燕,臣舍人相如止臣,曰:‘君何以知燕王?’臣语曰:‘臣尝从大王与燕王会境上,燕王私握臣手,曰:“愿结友。”以此知之,故欲往。’……”双引号引的是缪贤答赵王的话,单引号引的是缪贤和蔺相如的对话,“愿结友”的双引号则引的是燕王的话,这种双-单-双的用法,有利于把不同的引用内容区分清楚。

现代文中同样有类似的用例。在一篇题为《好一个“问”字》的随笔中,作者写道——且让我摘一段当年的日记:“穿过花坛走回宿舍,陈老师的话仍在我耳边回响:‘学问,学问,第一是“学”,第二是“问”。有时“问”比“学”还重要。孔夫子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问”才能从“不知”到“知”。所以有句格言说:“问傻一阵子,不问傻一辈子。”’我一定要学会问。”单引号中便有一串双引号。

“同学们”和“这些同学们”

小编:“同学们”可以说成“这些同学们”吗?

郝主编:这是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们”常作为后缀,用在名词或代词后面,表示复数。比如“先生们”“女士们”,或者“我们”“他们”。凡是后面有“们”的,前面就不能再用数量词组修饰。比如,“三个孩子们”“十位同志们”,这种说法是不合语法的。因为,“们”表示的是不定数,而“三个”“十位”是确定数,把它们用在同一个句子中,未免有点不太协调。这在语言学界已成为共识。

然而,如果前面是不定量词组,句子是否可以成立呢?有人认为是可以的。黄伯荣、廖序东先生主编的《现代汉语》便明确提出:“名词加‘们’以后,不能再受表示确定数目的数量词的修饰,如不能说‘三位同志们’。但可以受‘许多、好些’等表示不定数量的词修饰,如‘好些孩子们’。”

应该承认,两位先生的见解有他们的道理,在日常口语中也确实能听到这样的说法,但仔细琢磨一下,还是觉得有可议之处。“们”表示的是不定数量,“许多、好些”表示的也是不定数量,岂不有叠床架屋之嫌?从提高文字质量角度考虑,恐怕还是不说“这些同学们”为宜。

“不尽人意”的用法对吗?

小编:“不尽人意”的用法可以接受吗?

郝主编:不可以。“不尽人意”是某些人对“不尽如人意”的缩略,但这种缩略是存在严重缺陷的。

在“尽如人意”中,“尽”有全部、所有的意思,“如”即符合、满足,“人意”是人的意愿、想法,所谓“尽如人意”,即完全符合人的心意。这当然是一种很难达到的境界。所以,我们看到的多为否定的用法,如“无法尽如人意”,“岂能尽如人意”,其中用得最多的,是“不尽如人意”。

“不尽如人意”有五个字,现代汉语中四字格是强势结构,在语言运用的实践中,“不尽如人意”常常被缩略为四个字。共有三种缩略形式:

一是“不如人意”,这当然是说得通的,但在分寸的把握上,和“不尽如人意”有明显的区别。“不如人意”是明确的否定,不留一点情面;“不尽如人意”则是在大体肯定的前提下指出不足,显然要委婉得多。

二是“不尽人意”,这种说法可以理解,但在语法上存在瑕疵。原来“如人意”是动宾结构,把“如”字去掉后,“尽人意”成了动宾结构。但这个“尽”字到底是“取之不尽”的“尽”呢,还是“人尽其才”的“尽”呢?哪种用法都说不通,分明是个病态结构。

三是“不尽如意”。“意”即人意,去掉了一个“人”字,“意”的内涵并未改变。“不尽如意”可以说全等于“不尽如人意”,在语法上无懈可击,在修辞上也是原汁原味。可见,这是一种值得提倡的缩写形式。

督查

督察

VS

小编:督查”一定要改成“督察”吗?

郝主编:不必。不少人为此纠结,可能和工具书的滞后有关。我们熟悉的词典,包括《现代汉语词典》《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在内,都是只收“督察”,不收“督查”。

确实,“督察”一词,源远流长。《汉语大词典》中,收了从《汉书》到《明史》三条古代书证,又收了吴组缃和巴金两条现代书证。可见,这种用法古已有之,而且一脉相承,至今仍在沿用。

更重要的是,在现实生活中,“督察”依旧十分活跃。为了工作需要,有关部门可能派出“督察组”;在我国公安机关,有专门对执法、值勤等公务活动进行监督的“督察警”;在一些重要领域或重大活动中,还有承担着特殊使命的“督察员”。

然而,我们不能因此而否定“督查”。“督察”和“督查”并不是势不两立的一组词。为了提高执政能力,上海市委便设有“督查室”。这个机构既有监督的责任,又有检查的权力,称之为“督查”是名副其实的。类似的“督查组”“督查员”也不时见诸报端。对此,只能遵循“名从主人”的原则,从实际情况出发,该用“督察”就用“督察”,该用“督查”就用“督查”。千万不能胶柱鼓瑟,擅自帮别人改名。

句号只能用于陈述句吗?

小编:句号只能用于陈述句吗?

郝主编:不是。句号还可用于祈使句、感叹句甚至反问句。

根据不同的语气,句子可分为四类:陈述句、疑问句、祈使句、感叹句。陈述句主要是陈述一个事实,如“八月中秋节到了”;疑问句主要是提出一个问题,如“今天的月亮会出来吗”;祈使句主要是发出请求或命令,如“和我们一起赏月吧”;感叹句则用于抒发情感,如“今天的月色真好啊”。

句号是句末点号的一种。是否要用句号并不取决于句子的长短,而主要是看是否符合句子的条件,是否带有陈述语气和语调。有时即使只有一个字、一个词,如果属于独词句,照样可以用句号。如“下周去做义工好吗?”“好。”这个“好”字便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句子。

句号主要用于陈述句,但还可用于语气缓和的祈使句、感叹句甚至反问句。请看下列用例:

1.请到我办公室来一次。(祈使句)

2.这本书的出版真是恰逢其时。(感叹句)

3.想起这一连串的变化,我心里何尝不是五味杂陈。(反问句)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编辑学刊微信公众号,编辑略作改动,版权归属原作者所有)

“编辑导读计划”旨在发挥编辑在全民阅读中的主导作用,引导编辑参与到多种形式的读书活动中,通过线上分享指导阅读的音视频文字资料,线下与读者面对面朗读、赏析图书,为全民阅读活动的开展提供素材支持和讲师保障。(点击查看详情)

数字编辑和出版资格考试培训启动报名,报名请加编辑邦刘小邦(ID:bianjibang123)


编辑邦

这么好的公众平台,你还没关注?ID:bianjibangs

发布招聘信息投稿:1334646042@qq.com

往期精彩阅读(点击关键词即可阅读相关文章)

资格考试:专家解析出版资格考试难点重点80%的人不知道的数字编辑职称考试北京的数字编辑看过来2016年65名编辑获数字编辑高级职称证书2016年数字编辑考试资格考试,高分学员的复习奥秘2016资格考试,你过了吗真题还原及答案解析(一)真题还原及答案解析(二)出版资格考试猜题及详解资格考试须知的历史知识2016出版资格考试辅导班出版考试十八问出版资格考试题型解析| 出版资格考试全知道


首页 - 编辑邦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