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听 | 你被拒绝的样子,暴露了你的情商

摘要: “虽是烂泥,可我不滋扰别人,不摇尾乞怜,不沮丧欺骗。如果我躺下,只是因为我有点累。”

12-11 07:18 首页 读者

点击上方绿标,可收听主播 泰山 的朗读音频

文 | 小灯泡儿

前几天,我收到一封私信,言辞激烈,怨气满溢。

 

有位哥们儿,用二分之一的篇幅描写了自己求爱未果的心绪,又用二分之一的篇幅痛斥了某姑娘的无情无义无底线。

 

询问数次,他才道出原委:是他主动向姑娘示好,但惨遭婉拒。在他死缠烂打、展开电话攻势的第三天,姑娘手一抖,屏蔽了他。

 

我愣了愣,问他,你有喜欢她的诉求,她就没有拒绝你的权利?没多久,对方甩来一句,“算了,懒得跟你掰扯。”

 

……

 

真是好气又好笑。这件奇葩事,让我忍不住想起,朋友圈里某位作者。

 

此人素来毒舌,所发内容无非两种:口不对心的赞美,和语锋尖锐的怒怼。

 

“他算老几啊,居然看不上我的文章?”“要稿子不发的编辑,都给我死全家”。

 

每每看到他的动态,我都惊诧不已。被退稿,他骂编辑没品位;被读者质疑,他说人家智商低;被大号索白不发,他说此号要拉黑。

 

说真的,我挺能理解,那种小心翼翼提出诉求,却被别人一口回绝的失落感。但若凡事挥舞着小算盘,数个门儿清,也太累了吧。

 

更不消说了,大多数的怀才不遇,不过是一厢情愿的自怨自艾。

 

一个人被拒绝之时,是恼羞成怒、破口大骂,还是温文尔雅,体谅难处?                             

 

往往聊不过三两句,本性便显山显水。

 


提起“玻璃心”,《红楼梦》里的林黛玉谓之典型。

 

初入贾府时,林大小姐步步留神,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唯恐寄人篱下,被耻笑了去。

 

宝钗在薛姨妈面前撒娇,黛玉自叹,"分明是气我没娘的人,故意来刺我的眼。”周瑞家送宫花,转了一大圈才送过来,林大小姐便疑心是别人挑剩下的。

 

被拒绝,本就是人生常态。

 

这种体验确实不愉快,但也恰恰能够映射出,一个人的情商水平和心理自愈力到底如何。

 

像林妹妹那样的妙人儿,最心烦的不是被拒绝本身,而是认知判断上的情绪化,说白了,是“连自己都看不上自己了”。

 

说她毒舌、刻薄、心眼小,其实是误解。这更像一种自尊的释放,自卑的反抗。

 

相较之下,晚年的曹雪芹,实在通透的多。

 

他太知道了,名利场里,溜须拍马、欺软怕硬都是常事,谁都拥有家犬般的鼻子,嗅一下就知香臭。

 

他亲眼见证,起朱楼、宴宾客、楼塌了,也越发明白:人生不过各扫门前雪,各有各的隐晦和皎洁。

 

说残酷点,这个世界很无情。谁能整日小心翼翼,呵护你的易碎心?和你没有深度联结的人,哪有义务在乎你的感受,珍视你的诉求?

 

与其怒怼,“为什么我会被拒绝”;不如自问,“凭什么他要接受我。”

 

人性很有趣,能懂就不痛。只要心里有本明白帐,恶意也就不成为恶意。

 


从小到大,我被拒绝的次数,也不算少。

 

最初很矫情。上课发言,答不出题,嫌弃自己大半日;表白男神,被冷落忽视,恨不得扎心一百次。

 

某次主动搭讪,欲跟新同桌做朋友。她撇过头来,瞟了我眼,“不必了”。

 

这几个字像是高度浓缩剂,从围观的目光中飘忽出来。空气太凛冽,阳光太稀薄,我恨不得倒在桌上,倒在比脚面更低的地方。

 

那天下午,我哑了嗓,哭红了眼,像只笨拙的小鸭子,游回了家。妈妈听完这事,先是瞪眼,又是大笑,“你傻了吧,这难道不是好事吗?”

 

此话一出,我气得胃疼,愣是三天没理我妈。

 

直到现在,经历过投稿无门、求职未果、朋友寥寥的境遇,日渐长出钻石心。我才明白妈妈的本意。

 

年少的我,太自卑了。就像行走在冰面,外界稍微风吹草动,都可能会堕入湖底。

 

“是不是我做得不够好?是不是自己的能力不行?是不是我配不上他喜欢?”

 

那些日子里,我一度做着因噎废食的傻事:

 

怕嘲笑,选择沉默,错过了自信;怕背叛,选择孤僻,错过了知己;怕丢脸,选择退缩,错过了垂青。

 

更糟糕的,是我把敏感当妖怪,把逃避当灵药——在被别人拒绝之前,先否定了我自己。

 

还真是怂。

 


最低谷期的时候,我花了15.5元,买了薯片和雪碧,花了117分钟,刷完一部丧片,《百元之恋》。

 

女主叫一子,长相敷衍,名字也敷衍。她一出场,满屏都是泡面、香烟、睡衣,还有惺忪憔悴的目光。

 

32年来,她被生活拒绝,被身边人背叛。男友劈腿、店长找茬、俱乐部教练一次次给她浇冷水……

 

也许是受够这样的生活,一子决定还手,她走进拳击俱乐部的大门。

 

“虽是烂泥,可我不滋扰别人,不摇尾乞怜,不沮丧欺骗。如果我躺下,只是因为我有点累。”

 

在日渐凌厉的拳风里,她像啐开了壳的生猛小兽,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她的身体里挣脱而出。

 

当然,此片不狗血,结局很现实:一子没赢。生活又拒绝了她。她被大满贯选手打得嘴歪眼斜、满地找牙,彻底输掉了比赛。

 

好丑。但她丑得竭尽全力。丑得飒爽饱满。

 

至少,一子再也不会因为逃避,因为怕,而去否定自己的可能性,龟缩在一个保护壳里,怨天尤人;

 

至少,一子在被拒绝之后,改掉了满脑子 “我不配”或是“他眼瞎”的坏毛病,向更广袤的世界抛出了橄榄枝。

 

跳动的心

 

这就是生活啊。

 

你总要学会习惯被拒绝,学会和各种各样的人挥拳,搏斗,打脸与被打脸。

 

如果能用力踢出个漂亮的回旋踢,就算踢空——

也足够帅了。



作者:小灯泡儿,少女脸汉子心20+萌妹。享受行摄在别处,沉迷吃喝难自拔。微信公众号:大樱桃与小灯泡(iamcherry2016),愿与你分享有意思有意义的暖萌生活。


主播:泰山,有声工作者。


垫乐:押尾コータロー

 - 亡き王女のためのハ?ウ?ァーヌ

实习编辑:钧棋



首页 - 读者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