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后,我的小窝还会在吗?

摘要: 我能成为北京欢迎的人吗?

12-14 08:11 楼愈 首页 中国房地产评论


大兴一把火,点燃了北京房租上涨的助燃剂。

这句话,想必北漂的租客们都理解的深刻至骨

  

只要是在北京租住的北漂一族,哪管什么所谓低端产业、中端产业人口,都面临着房租上涨。房租占收入的比例,关联着北漂者的生活质量,收入高不太多的人,不过五十步笑百步尔。  


以下是我采访的两位看似不是所谓会被疏解者的租房经历,之所以说看似不是,因为我不清楚这个概念应该如何界定。 

 

故事(一):怀揣传媒梦男孩的租房经历

  

94年的小赵(化名),一个新闻专业的南方小伙。怀揣着传媒梦一毕业就来到北京,至今两年多了。 

 

刚来北京时,就认准了要进报社。几番周折,最终进入了期待已久的东城区某报社, 该报社位于幸福大街。  



小赵打趣的说道,拿到入职通知时,走在并不繁华的幸福大街,他感觉自己很幸福。  


但刚开始实习的三个月,只能拿着两千的工资加上六百元的饭补,那是2015年,这点收入对于北漂生活开支来说,完全入不敷出,实习期间还要靠家里定期的接济。  


喜欢步行通勤的小赵,希望住所与单位的距离不要过远,也不愿意住环境恶劣的房屋。他咬牙坚持租住在磁器口站附近的某老旧小区,一个10平米左右朝北的卧室,月租金1500元。  当然在这个从二房东手中租的卧室里,遇到了很多不顺心的事。


工作转正后,小赵收入有所增加,他愿意拿出近一半的工资,去找一个舒适的住房。  


2015年末,还是在报社附近,小赵在自如上找到了一间月租金2700元的合租卧室,20多平米,带一个面积较大的南向阳台,当然这是五居室当中不错的那间房。冬日里,每天都能被阳光叫醒,相比那个北向阴寒的小卧室,这里对小赵来说才是生活,彼时也只能称为生存。  


2016年中旬,小赵甚是喜爱的南向阳台房不能继续租住了。原因是房子被房主卖了,中介赔给住户每家一个月的房租钱,让住户搬家。

  

这时,小赵仍想在磁器口附近找一个舒适的南向阳台房,然而2700元已经远远不够了。附近南向阳台的房间少则3500左右,多则4000余。

  

然而小赵的工资在这一年的时间内并没有上涨太多,拿着2700元租房预算,只能租住在一个四居室内的北向卧室,不过这个卧室比二房东的那个卧室整洁、干净、顺心了许多。  


小赵以为这回能有一个稳定的居住点了,安心居住了一年多后。赶上了大兴大火,人不断被疏解。小赵知道安稳的日子又要到头了,果不其然,11月27日,自如也发布了一个住户公告。 

 


公告中声明,“如果遇到任何情况和要求需要大家撤离,请大家积极配合。”  


小赵看到这句话时,心里一紧,血汗钱又要填给上涨的房租了。  


小赵现在租住的四居室中,有一间南向卧室是客厅打成的隔断。租金3500左右,如果这间房屋一拆,他们三户可能都要涨千元左右的房租。直至现在,他的心还悬着。不知下班后,合租的房子还能住吗?

  

而此时,小赵虽然也从报社进入了一家上市的新媒体公司,工资也翻了一倍不止。但是对于房租支出,不愿意再付出更多。 

 

他坦言,现在只关注,自己如何能拿到更多的收入,想办法摆脱租房住不稳定的尴尬局面。  


小赵名下还没有房贷记录,环京虽然有能力扛贷款买房,但是却没有资质,他也不甘心将第一次的房贷记录用在环京区域。 

 

而面对北京的置业愿望,即没有资质,也扛不起贷款,首付的压力。  



故事(二):通州房租又涨了


“明年初还得搬家,房租还得涨700吧。说这句话的人是小王。



他在国贸上班,租住在通州。年近而立,收入中等,不过时常还会自己接点私活,收入还不错。  

小王结婚早,现在夫妻两个和上幼儿园的女儿,还有过来帮助照顾女儿的奶奶,一家四口人。租住在通州临河里园某小区,80余平两居室,2600元。  


房租对于夫妻两个现在的收入水平来说,并没有过多压力。就是通勤的时间稍长了些,从临河里到国贸,每天往返都要2个多小时。  


当我问及,疏解人口后,好多地方租金都上涨了,通州那怎么样时?  就得到了这个故事开头的第一句话。


明年初,小王临河里两居室的房子就要到期了,也不知是不是恰巧,房东不再续租了,说房子要自己住。 

 


小王最近开始找合适的两居室。不过,临河里现在得两居室价格都在3200元以上,小王看上了一套3300元的房屋已经准备签合同。


在小王看来,房租上涨跟疏解人口多多少少有些关系。违规房源减少,正规房源租赁需求增加,简言之,人多了,房源少。  


因为他感觉在链家上看临河里附近两居室房源屈指可数,58同城上还会多一些。但如今与去年相比,房源少了不少。


与小王的交谈中,我能感到,租住地稍偏远的一家人,房租占收入的比例影响不是特别大,但谁都不想生活成本变高。



反思(一):疏解人口后,生活成本将提升

 

疏解人口后,一些基础的服务(快递、保洁)让谁去做? 

 


据房评君了解,房评君公司附近的一家医院保洁人员短缺告急;经常来公司收送快递的快递员近期也要回老家。  


当这些基础服务的人员,大量返乡。在北京的所有人生活成本定然会提高。  


反思(二):白领,别以为北京欢迎你  


什么样的人被疏解?按职业划分?按收入划分?  


在常识看来,以工作性质划分,从事服务类的人貌似被疏解。但要以收入划分呢?  


坐在办公室的白领也有大批人的月收入在5-9k之间,扣除各项费用之外,与被疏解者中的大部分人的收入,也不分伯仲。  


常能看到新闻报道,帝都卖早餐可以月入数万,虽然这是少数人。但对于这些人而言,40岁前攒够钱,回到家乡买房、买车,开个小店,便是人生。他们迟早是要回家乡,不用疏解人们自然会离开。  



而对于白领而言呢?能力与年龄不能正相关增长的话,被淘汰再正常不过。但他们相对与已经被疏解的人而言,定是不愿回到家乡的。

  

这次疏解人口浪潮中,白领面临的不仅是生存的压力,更大的是心中不能平衡的心理压力。 正如他们认同的那句话,一线容不下肉身,家乡容不下灵魂。


反思(三):想留,只有蜕变适应

  

11月18日大火之后,北京疏解人口的速度、力度已经有目共睹。违规公寓、隔断群租房、地下室、三合一场所等等人口的居所都被整顿治理,而居住其中不同职业类型的人也面临着一次考验。

  


北京,这座城市开放性的属性变严谨了北京欢迎你中对“你”的要求提高了。


在房评君看来,北京未来城人口结构的目标,是高收入群体占主导,低收入群体只要能够满足这座城市日常的基础性服务就可以,数量要被控制在合理的范围之内,这种情况下,北京日后生活成本自然会提高。


而高收入群体本身也将不断被替代更新,形成一个自我提升的循环,这类人将成为这座城市发展的能量军团。


面对这样的趋势,想要留在北京,我们暂且能做的除了让自身蜕变,更符合“你”的要求外,还能做什么? 

 

不然,就离开北京,也不是所有的富人都在一线城市成长起来,只是这里的概率大了一些。  


首页 - 中国房地产评论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