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者”的权力游戏,怎么玩儿才能活到最后

摘要: 《权力的游戏》中的弱者法则。

12-11 12:38 首页 新京报书评周刊


《权力的游戏》第七季已经收官,铁王座的争夺在最白热化的阶段暂停休战,而那关乎人类集体命运的“生死决战”却将一触即发。


相较于之前的几季,本季最明显的变化在于:所有留在“权力游戏”舞台上的“活人”都是曾经的弱者。


很多观众都曾经感叹,《权力的游戏》是一部没有道德准则的戏剧:杀戮、背叛、乱伦......我们曾经奉为规范和信仰的价值,轻而易举地在这里被推翻。但随着剧情的发展,我们却发现,在暴力的包裹之下,《权力的游戏》的内核实际“三观奇正”。它信奉的是人类最古老的道德,也因此,这些最终存活下来的人,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强者,而是闪耀着人性光芒的人物。


在这样的背景下,盘点一下这些弱者的生存法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而本季最全的人物分析,可能就在这里。



撰文  |  王鹏

 

 

什么是弱者?


所谓弱者,就是指在表面上具有明显的缺陷从而在竞争(即“权力游戏”)中处于劣势地位的人。这些缺陷包括性别上的、身体上的、心智上的、身份上的、权势上的以及其它资源上的。


《权力的游戏》第七季海报


因此,与男人相比,女人是弱者(仅从“权力的游戏”中的剧情、背景设置来说);与成年人相比,未成年人是弱者;与健全人相比,残疾人是弱者;与身负武功的勇士相比,不会武功的胆小鬼是弱者;与美貌的人相比,相貌丑陋的人是弱者;与有权势、出身高贵的人来说,没有权势、出身低贱的人是弱者。

 

根据这样的划分标准,截至目前位置还停留在《权力的游戏》中的弱者有:



1.女性组:丹妮莉丝、瑟曦·兰尼斯特;


2.未成年组:珊莎·史塔克、艾丽娅·史塔克、布兰·史塔克;


3.残疾人组:提利昂·兰尼斯特、詹姆·兰尼斯特和布兰;


4.私生子组:琼恩·斯诺、詹德利


5.其他组:山姆、布蕾妮等。


 

在我们分析弱者生存法则之前,先来看看强者何以失败的原因。


强者何以失败?


有人说《权力的游戏》没有道德风向标,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所谓的正义、美德、善良在血雨腥风的权力斗争面前统统没有地位。从前几季的剧情看来,情况似乎的确如此。高尚正直的艾德在第一季末尾便被处斩,连他代表正义一方的家族及众多封尘也在第三季的“血色婚礼”上惨遭屠戮。一时不知让多少观众记住了小指头的名言“这世界没有正义可言”。

 

然而,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却应和了全世界观众的心声:原来那些违反道义原则和残暴凶恶的“强者”终会得到惩罚。比如,残暴的国王乔弗里被荆棘女王毒杀;恃强凌弱的“国王之手”泰温被小恶魔射杀;背弃盟约的弗雷家族被化身无面刺客的艾丽娅全部刺杀;就连代表封建王权的女王瑟曦也遭到了“革命者”丹妮莉丝的重创。

 

以此看来,起初这些强者们虽能呼风唤雨,但随着战争的扩大,强者却不断减少。他们何以失败呢?不妨分别做一分析。


临冬城史塔克家族族徽。


 

毫无疑问,三大家族“鹿”“狮”“狼”(拜拉席恩家族、莱尼斯特家族、史塔克家族)的当家人物是第一阶梯的强者,也即强者中的强者:劳勃·拜拉席恩、泰温·莱尼斯特和奈德·史塔克。不幸的是,这三位强者却分别因为一些愚蠢的原因便早早“领了便当”:劳勃被野猪拱死了;奈德被小人害死了;而泰温因为上厕所没关门被小儿子射死了。


表面上看,这三位强者的死因都很意外,然而仔细想来,他们的死因都有一些咎由自取的味道。


 

   劳勃·拜拉席恩

 

他是一个不爱统治爱打仗的国王,除了酒色,没有什么能弥补失去莱安娜所留下的心理黑洞。他的纵欲和奢靡导致国库亏空,要不是因为有个法律上的“富爸爸”(泰温)为他埋单,他早就被人民赶下台了。除了不擅统治之外,劳勃也不爱自己的妻子,即瑟曦王后。


他连这桩政治婚姻表面上的和谐都不愿维护,不仅屡屡在瑟曦面前提起他的一生所爱莱安娜,动辄还对其施以拳脚,这无疑加深了瑟曦对他的怨恨,并最终迫使她给他灌了毒酒,导致他在打猎时被野猪拱死。


所以,野猪只是直接且表面的原因,真正原因在于夫妻失和。而劳勃所犯的致命过错则在于对统治和婚姻的掉以轻心。



 奈德·史塔克


 

他是第一季最受欢迎的男主角,他代表的是北方人所看重的德性:荣誉、善良、忠诚、信义。


第一场斩首守夜人逃兵的戏份就向观众透露了他的为人:刚正不阿、忠于职守,同时也过于坚守原则、不够灵活。另外,艾德从一开始离开临冬城时就知道危险所在,但他仍然不顾劝阻前往君临出任首相,这一点亦显示了他的勇敢。这些都是他的“德性”,然而最终导致他身首异处的恰恰也是这些“德性”。


首先是对“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的轻信,这本来可以被当作是一种信义,因为“小指头”和他的妻子凯特琳从小一起长大,奈德理应信任他,然而贝里席却出卖了他。其次是对瑟曦的“妇人之仁”,这一点本来可被视作是一种“善良”。他原本可以等劳勃打猎回来向他报告瑟曦姐弟通奸的真相,却因为善良而错过了打击敌人的良机。


正如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所指出的,最高的德性是智慧。因为只有智慧才能决定其它各种德性实现的准确程度,即中庸之道。在胆怯和匹夫之勇(鲁莽)之间,智慧之人会选择谨慎的勇敢;在不仁和妇人之仁(同情敌人)之间,智慧的人会选择正确的仁义。


奈德缺少的,恰恰就是政治智慧和权力手腕,牺牲并不意外。

 


 泰温·兰尼斯特


与劳勃和奈德相比,作为上一辈人的泰温才是更优秀的统治者。在他纵横裨阖的政治手腕之下,兰尼斯特家族以不战而屈人之兵,不仅通过策反弗雷、波顿两家血洗了“少狼主”,还通过联合提利尔家族击败了前来冒犯的斯坦尼斯大军,从而巩固了“自家”的铁王座。


然而唯一给他的英明神武拉后腿的,是他的几个孩子。瑟曦、詹姆和提利昂,就没一个乖乖听话的。詹姆不肯脱下白袍回凯岩城做公爵,瑟曦也不肯嫁给“百花骑士”洛拉斯·提利尔,那招人讨厌的提利昂更是招妓成瘾,败坏了家族的声誉。泰温最终的死亡,看上去仅仅是一出意外,然而却是他常年操纵儿女所遭致的必然恶果。


尤其是对“小恶魔”,泰温不仅爱不起来,还几次三番想借别人之手致他于死地。泰温的“强势”,让他轻视“弱者”的感受,就连面对死亡威胁时,还一再发出嘲讽,被射死也就不难猜到了。

 

总体而言,第一阶梯的强者由于位高权重、优势明显便犯了所有强者都容易犯的错误:大意、骄傲和轻敌。

 

位于第二阶梯的强者有:罗柏·史塔克、斯坦尼斯和荆棘女王。



 罗柏·史塔克


 艾德死后,罗柏率领北境将士起兵南下,本来一路凯歌高奏,最后却因一桩错误的婚姻而在“红色婚礼”上遭到屠杀。他的致命点在于“任性”:明知道老弗雷是个只能团结不能得罪的人,却还违背母亲的教诲,执意娶下了毫无战略意义的女护士,导致满盘皆输。


除此之外,他时不时提醒希恩·葛雷乔伊作为“质子”的身份,也导致了后者的背叛,为临冬城的陷落负有一定的责任。



斯坦尼斯·拜拉席恩

斯坦尼斯能成为强者,离不开梅丽珊卓作为祭祀兼巫师的护佑,凭借后者的血魔法他成功击杀了三弟蓝礼。另外,他能从铁银行借到钱,也离不开达沃斯的辅佐。这些都有一定的运气成分。


而当好运离开他时,他自身在德性上的亏欠则导致了他的败亡。首先,他迷信。这让他做出错误的战术,比如攻打野人和临冬城。另外,他残忍。如果一个世界需要靠牺牲自己的女儿来拯救的话,这个世界压根就不值得拯救。

 


 荆棘女王


她是唯一一个没有犯致命错误而失败的人,故而没有什么教训可言。


弱者何以胜出?


需要指出的是,并不是原著作者马丁和两个编剧格外青睐弱者。弱者之所以能生存下去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他们“弱”,因为强者总是首要被攻击的目标。不过,在血雨腥风的斗争中能存活下去,总有一定的原因。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第一个摆脱弱者地位的人是丹妮莉丝。本剧一开始时,她还只是一个未及成年的小女孩。作为疯王伊利斯的遗孤,她和韦赛里斯兄妹两人逃到了狭海对面的厄索斯大陆。两个原本已经一文不名的人,遇到了伊利里欧这个拥王者。在他的安排下,丹妮莉丝与游牧民族多斯拉克人的头领“马王”卡尔·卓戈成婚。为此,她还得到了三颗已经石化的龙蛋。

 

可以说,丹妮莉丝是被卖给了“马王”,作为一个弱女子,她毫无选择的自由。真正让她摆脱弱者身份的,是他奋不顾身选择和他的夫君一同葬身火海。这个绝望的举动,却造成了她惊天的逆转,不仅向世人证明了她不焚的真龙身份,也靠烈火孵化了三条小龙,从此走上了开挂打怪的路途。以至于有人戏谑道:“龙妈有三宝:不焚、三龙、老相好。”

 

然而除了先天条件和运气之外,龙母之所以能走到今天,也跟她追求平等和解放的政治理念有关。这个理念虽然造成了她曾经在统治弥林的挫折,也恰恰赢得了提利昂、瓦里斯等人的追随。这才是她真正胜出的原因。

 



提利昂·兰尼斯特

 

小恶魔一直都是观众最喜欢的人物,只是这两季,在编剧的安排下,他的智谋表现有些失常。虽然他有狎妓、酗酒等不良嗜好,但他能存活下来并得到大家喜爱的原因,恰恰是他身上所具备的宝贵品格。说白了,小恶魔有人格魅力。既来自他对命运的顽强抵抗(比如宁愿比武审判,也不愿向不公正的父亲低头),也来自他对弱者的同情和善待(比如对珊莎的秋毫无犯,对侍从礼遇有加等等)。

 

有学者指出,小恶魔只是现代技术政治的代表,这样的政治不需要政治人物本身具有德性。但小恶魔不光有务实冷静的头脑、知晓厉害的判断,他还有其他政治人物所缺乏的大局观。这种大局观正是他对正义的执着追求所铸就的。当龙母试图用三条飞龙血洗君临城的时候,他的劝阻发挥了作用。因为他明白,征服天下首先要征服民心。如果没有正义和仁政,这样的征服是维持不了多久的。



珊莎·史塔克



毫无疑问,珊莎的身份和美貌为她带来了一定的安全。不论对于兰尼斯特家族、波顿家族还是小指头,她都有利用价值,因此无须将其铲除。但从主观责任上而言,珊莎的迅速成熟,才是她得以保命的内因。


不过,成熟并不意味着“黑化”,比如善于撒谎、伪装、算计,而是意味着“复杂”。虽然她向琼恩隐瞒了谷地骑兵的事实,还公开顶撞已经成为“北境之王”的哥哥,但她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却绝不含糊。她最终能消灭小指头这个搅屎棍正是这种成熟的体现。可以说,她终于在小指头的教导下“出师”了,而且还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她的胜出绝不仅仅是技术层面的,也具有十分重要的道德意义。

 


 艾丽娅·史塔克



艾丽娅能在乱世中保全性命,并屡屡手刃仇人,最重要的原因乃是她那颗渴望复仇的心。即使她还处在无面刺客的训练阶段,也不放过任何一个行刺仇人的机会,并为此付出了眼瞎的代价。


当她再一次被派去执行刺杀任务时,她仍然不忘对善恶的判断,并因为确认刺杀对象是一个好人而放过了她。总之,艾丽娅并没有为了苟活就选择泯灭良心和遗忘家仇。她无法成为贾坤一般的刺客,她是真正意义上的北方人,因为“北境永不遗忘”。




 布兰·史塔克


 

布兰能在长城以北存活那么久,并成功成为三眼乌鸦主要跟他人的帮助和牺牲有关。由于塞外是无须善恶区分的地界,躲避死人的追杀是唯一可选项。在这一点上,布兰自身并没有太多值得称道的东西。




山姆·塔利

 

山姆是一个值得大书特书的弱者典型。他被父亲送去当守夜人,乃是因为塔利家族世代尚武,而他的肥胖和胆小则辱没家风。他的“弱”似乎到了极限,不光在入伍时遭受其他守夜人的欺负,就连异鬼大军见到他也毫无兴趣,就当他根本不存在似的。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毫不起眼的弱者,却总能爆发出让人为之一振的品质。为了保护吉莉,他不光赶走了前来侵犯的守夜人兄弟,还亲手用龙晶消灭了一个异鬼。一个原本胆小的人,在关键时刻却又这么英勇,一个被视为无用的人,在人类最需要他的时候却总能凭借其知识挺身而出,这才是山姆值得喜爱和尊敬的原因。另外,本季在学城的经历更好地体现了山姆的责任意识。他不仅医好了前任守夜人长官的儿子乔拉·莫尔蒙,还偷偷带走了许多关于如何抵抗异鬼的书籍。


比起那些冥顽不灵的学士,他更能使知识发挥应有的作用。他能得到幸存并影响战局的主要原因在于他的责任感,不仅能对心爱的女人负责,也能将她的孩子视为己出,更能为了人类共同的命运而努力。



布蕾妮·塔斯


 

与山姆的情况相反,布蕾妮是一个非典型的“弱者”。她的“弱”,恰恰是因为她的“强”。作为女人,她拥有比绝大多数男人更出色的身高和武艺优势,同时又具有所有女人都尽量避免的劣势:丑陋。她是一个饱受嘲笑的女人,终其一生也难以享受其他女人的特权,比如被宠爱、被保护、被迎娶等等。


但她却比很多男人都更好地展现了骑士精神。她忠于誓言,绝不背叛和辜负主人,甚至连詹姆送给他的瓦雷利亚钢宝剑也被她命名为“守誓剑”。

 


 琼恩·斯诺

 

琼恩虽然不是奈德的亲生儿子,但他似乎比罗柏更好地继承了奈德的品质:憨厚、勇敢、重情重义。他当然也继承了奈德的缺点,比如智谋不足、易中计、说话过于耿直等等。不过跟奈德相比,他似乎更为幸运一点,不仅在杀后能被复活,还能在私生子之战、抓尸鬼等危难时刻得到救援。


抛开这些因为主角光环而具有的好运之外,他的存活和胜出也有一些主观方面的原因。首先是机智,至少比其父奈德稍微机智一点点。比如,他可以诈降于野人。当然,更重要的原因在于他的大局观。在这一点上,他跟小恶魔类似。


正是因为亲自和异鬼大军交战过,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异鬼的危险。所以才力排众议让野人进入长城,并联合野人一起抗击异鬼。本季中,也是由于他的努力,才促成了“三国方面”表面上的休战。毕竟大敌当前,铁王座的争夺远没有“生死攸关”的战争更为重要。


 

结论

 

《权力的游戏》只剩最后一季,尽管大部分角色将在最终季中战死,但截至目前的存活已经揭示了很多值得注意的法则。


这些法则并不纯粹是技术意义上的,换句话说,并不是因为你比别人更有实力、更有智谋就能决定你的存活或胜出,这些法则也有道德意义上的重要性。


从后者的角度讲,《权力的游戏》并没有颠覆“好人没有好报”的戏剧法则。惊呼这部剧“没有主角”或“没有正义”的观众,现在总算可以放心了。其实,弱者的生存法则并不仅仅停留在剧作中,它也是真实世界所普遍通行的准则。


毕竟,道德绝不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事情,它是人类社会保持长治久安和内部平衡的必要品。而那些让我们为之落泪、为之牵魂的“弱者”其实都是“道德法则”的守护者,在这个意义上,他们是真正的强者,只是比较隐蔽罢了。

 


本文为独家原创内容。撰文:王鹏;编辑:走走。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欢迎转发至朋友圈。



《权力的游戏》第七季是来了,但关于这些我们可能一无所知


暴力是故事根本,虐待是权力本质 |《权力的游戏》中的性与暴力


直接点击 关键词 查看以往的精彩~


《我的前半生》| 蔡澜 | 王者荣耀 | 空巢青年 | 宗萨仁波切 | 2017年中好书 | 六神磊磊 | 寒门难出贵子 | 恐婚 | 冷暴力 | 山寨《人类简史》| 林奕含 | 钱理群 | 衡水中学 | 读书日 | 平庸之恶 | 假课文 | 养猫 | 自闭症 |  法律与舆论 |  原生家庭 | 2084 | 婚外恋 | 性教育 | 古典诗词 | 刷热点 |  “爱国主义” | 共享单车 | 胡适 | 国学低俗化 | 弟子规 | 2016年度好书 | 朋友圈 高房价 | 篡改历史 | 抑郁症 | 心灵鸡汤 

点击“读原文去我们的微店看看呀




首页 - 新京报书评周刊 的更多文章: